长租公寓又暴雷:小鹰找房跑路涉租金超亿元,关联企业将赴美上市

  来源:迈点发布日期::2020-10-13浏览次数:898
长租公寓暴雷不断,在这个充满着黑天鹅的2020年,已然成为压倒不少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长租公寓暴雷不断,在这个充满着黑天鹅的2020年,已然成为压倒不少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近期,深圳长租公寓公司小鹰找房再传暴雷。10月9日至10月11日期间,陆续有租户、业主赶往南山区阳光科创大厦小鹰找房的办公室维权。此前,他们大都于国庆前,接到小鹰找房“经营不善,无法正常交付租金”的通知。

更有业主爆料称,早于今年上半年,小鹰找房就已开始拖欠房租,而小鹰找房的员工也被曝拖欠工资多时,疑似资金链已断裂。

根据现场登记统计,至少有400多名业主在此前已未按时收到小鹰找房支付的房客租金,而连带的300多名租户由于房东收房,即将面临无家可归。一名业主威胁自己的租户,不给房租就等着断水断电;一位租客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他刚于6月与小鹰找房完成签约,如今妻子临产,房东将要收房,“目前还在商量,但肯定不能拖太久”。

《财经天下》周刊通过查证发现,“高收低租”、“长收短付”,这又是一起长租公寓商业模式被证伪的典型案例。

维权人数超600,涉租金总额近亿

image.png

租户、业主在小鹰公寓现场

有业主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小鹰找房在今年上半年就陆陆续续有拖欠房租的迹象,不过彼时人数较少,没有形成大规模维权,“当时长租公寓暴雷也少,所以大家也没当回事”。同时,根据消费投诉平台黑猫投诉显示,自9月起就有大量针对小鹰找房的投诉报告,多集中在房租拖欠、工作人员失联等情况,超过122条。

一位前往现场维权的业主告诉《财经天下》周刊,目前,小鹰找房办公地和“菜市场”一样,已有数名租客业主在公司安排下进行登记,由于租客租金为年付,涉及总金额可能会是亿元级别,“光登记的人数就超过600了,但现在所有人都不知道钱去哪儿了”。

有自称为小鹰找房CEO的费姓高管出面承诺将会解决,并组织维权者进行登记,但尚未给出明确解决方案,只说“两到三周内会拿出来”。

值得注意的是,9月23日,名为小鹰公寓公众号还发文表示暴雷均为谣言,公司仍在正常运营,并保留依法追究侵犯企业名誉权的权力。另外,今年4月份,便有广州当地媒体报道称,有小鹰找房的员工爆料,自己已被拖欠工资多时,怀疑公司已经暴雷。

租户小林在国庆前夕接到房东电话,房东称自己已经有数月没有收到小鹰找房的房租,“我当时整个人都懵了”。彼时,小林刚刚和妻子住进这套南山区的房子不过3个月。

小林在腾讯新闻话题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妻子临盆将近,自己已进行了年付+1月押金的签约,合计一次性支付超过11万元。针对自己的遭遇,不料对接的管家也未能进行答复,同时,小林还得知,房东是以11069元的房租向小鹰托管,明显高于自己的房租。

微信图片_20201012161042.jpg

无独有偶。龙华区的业主小熊于去年将房子托管给小鹰找房,原本图的是对方给的高价和平台的方便,直到国庆前管家告知其房租不能按时支付,才意识到其可能已经暴雷。她与租户取得联系,才发现小鹰找房以每个月9000元的价格从她这里收走房源,再以年付的价格向租户低价出租,“就是打这个价格差”。

长租公寓的“高价低租”、“长收短付”模式,能够快速回笼资金,占领品牌市场。小林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当初,管家便向他介绍称,小鹰的商业模式是打资金时间差,2年到5年内控制房东租金涨幅,提高租户租金赚取差价,同时将资金投入新业务,扩充现金流。彼时,小鹰找房工作人员还向小林称,小鹰找房背后有大公司支持,“我一听觉得很正规,没多想就签约了”。

不过,这种模式却将潜在的风险转嫁给租客和业主。由于打的是资金交付的时间差,资金链一旦断裂,房东和租客将会陷入两难:一个房租打了水漂;一个将因房东收房无家可归。同时,许多租客均已以年付方式向小鹰找房支付了房租。

“他们的办公室是租的,电脑也是租的,基本上就是个空壳公司。”一位去往办公室维权的业主告诉《财经天下》周刊。10月9日至10月11日期间,其均前往阳光科创中心的小鹰找房办公室沟通,由两名自称外联部的工作人员接待,不过,后者与费姓高管一直称自己也只是“打工的”,并不愿向业主租户透露资金链断裂原因。小熊则认为小鹰找房还是在玩心眼,“说要登记各自有多少金额未支付,数字都不核对就直接让业主自己填了,这能叫想还钱吗?”

小林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小鹰找房还提出过一个解决方案,让租户和房东自行解约,之后,再从12月起,以6期的方式向租户和房东返还挪用的房租,但由于其妻子的预产期在本月底,“这个时间太长了,我们也不同意”。

关联公司将美国上市  爆雷后急于撇清关系

天眼查App显示,小鹰找房成立于2019年9月27日,陕西小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100%,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万元。同时,小鹰找房在开封、长沙、福州等地均有分公司,在其官网首页上,小鹰找房自称服务业主已经超过10万。

image.png

租户保留的支付截图

一年高速扩张,离不开品牌背书的支持。根据多位业主及租户反映,小鹰找房与互联网SaaS公司三彩家关系密切。小鹰找房的工作人员在向租户及业务宣传时均称其为小鹰找房母公司,并且租户支付房租时,收款方即为三彩家。彼时,小林也是被大公司投资这个噱头吸引,“觉得这个公司肯定靠谱”。

不过,在现场,费姓高管向租户及业主否认了其与三彩家存在联系。同时,查询天眼查App,小鹰找房与三彩家也并不存在投融资联系。不过,三彩家监事白东燕持股比例超100%的西安三彩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曾有过高管的人事变更,根据天眼查App数据显示,即为小鹰找房最大自然人股东赵津妍(赵金艳)。

image.png

根据官方口径,三彩家于2018年在陕西西安成立,是一家生活服务行业全场景SaaS服务商,主要应用于房屋租赁行业、家政服务行业、社区商超行业、物业管理行业和家庭装修行业等社区场景。同时,其已于9月5日递交招股说明书,预计募资不超过3000万美元冲刺美股。同时,小鹰找房使用的则为三彩家的SaaS产品。

此外,在招股说明书中,另一家为三彩家贡献收入超过62%的重点客户城城找房,其历史股东也与三彩家多有交集,其历史法人即为三彩家法人代表文宁,而城城找房曾用名即为三彩家房屋租赁有限公司。

image.png

也就是说,通过子业务做大规模,三彩家就能扩张SaaS业务的覆盖范围,在B端服务市场更具想象力的前提下做大市值。不过,其中的风险在于扩张速度与盈利点能否匹配。同时,长租公寓的现行模式经过这半年里数个公司的暴雷已被证伪,仅在8月,全国各地就有超过15家长租公寓企业关停跑路。

另外,由于托管公司没有抵押物,资金追讨极难。在杭州,此前只能通过行政命令强制要求,住房租赁企业从8月31日起将相关租赁资金均缴入专用存款账户管理,“托管式”住房租赁企业需在9月30日前根据要求完成风险防控金缴交,存量委托房源应缴交风险防控金30%。

目前,深圳市住建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公安局等有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业主和租户们等着这件事快点结束,“说是两个星期内能给出一个解决方案,我们就只能这么干等着”。

相关标签: 鹰找房跑路
声明:除特殊注明外,文章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新闻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

相关阅读